张岂之

黄帝祭祀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张岂之教授指出黄帝祭祀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这种祭祀建立在文化自信和文化认同的基础上,并借用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前的重要讲话中所说的……
知行合一

《帝王世纪》能否作为新郑是“黄帝故里”的依据?

对‘河南说’的鼓吹与炒作虽然万人汹汹,势头甚猛,而风源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帝王世纪》。”“《帝王世纪》远远算不上是上乘的史学著作。”“现代严肃的学者及其著作也认为《帝王世纪》是皇甫谧“自己编造的”。
赵世超

新郑非黄帝故里 桥山祭黄具有唯一性

有学者把新郑为黄帝故里说的好像板上钉钉一样的不可摇撼,而所据的材料却仅仅是普通史学工作者都懂得必须慎用的《帝王世纪》,未免有失风范。历代帝王庙必建于首都,也和新郑无关。
刘明科

炎黄祭祀活动要尊重历史

要尊重历史现实,不要人为的另立炉灶,为了所谓的“国祭”,而否定自古以来人们就公认的黄帝陵的历史现实。中国历史上确有“国之大事,但是,这个祭祀在各个时代的形式并不是统一的,也不存在什么“拜庙不拜陵”定式。
樊高林

国家祭拜要秉承历史 不能“标新立异”

关于“新郑地处中原,中华文化汇聚腾飞之地,象征意义更大”之说,令人不可思议。“地处中原”只是个地理方位,与“中华文化汇聚腾飞”没有必然联系。客观上也找不到新郑对中华文化汇聚腾飞巨大贡献的记载。
高强

新郑黄帝故里说献疑

遍寻历代典籍,未见中央政府派遣官员或指派地方官员拜祭新郑黄帝庙的记录。这些为数不多的记载表明,新郑祭黄为地方政府或民间所为。从古至今,从未在新郑举行过国祭黄帝的活动。
沈长云

黄帝之时 以玉为兵 石峁玉器属于黄帝族

若承认这一点,那么玉兵的出现与黄帝部族在历史舞台上兴起的时间也应当认为是一致的,而玉兵及其他玉器在石峁及周围地区的大量涌现,也正可以说成是黄帝部族活动在陕北地区的证据。
张茂泽

历史不能凭空创造 河南争祭黄帝说服力不强

陕西黄帝陵祭祀,不仅改革开放以来每年进行,得到了历届中央政府的支持,没有中断过,而且在此以前,从汉武帝开始,到元明清各朝,都在这里进行黄帝陵祭祀。传统不能丢,历史不能凭空创造。
王慧

关于陵祭与庙祭

我想不论是陵祭还是庙祭,其它地方都没有发言权,轩辕庙有黄帝手植柏,汉武挂甲柏,明洪武年的御制祖文,唐宋元明清的御制祖文,孙中山、毛泽东、蒋中正的祭文碑刻,这些厚重的历史文物,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标识。
闻双全

关于祭拜轩辕黄帝的讨论——和许嘉璐先生的商榷

若轩辕黄帝在新郑立国,平定四方,其军队人员必须要有一定规模,其军队人员的一定规模也必须要有一定规模数量的地方居民的支撑。新郑具备如此条件吗?遗迹考证能足于证明吗?
方光华

对黄帝的国家祭典到底应该在哪里?

许嘉璐先生提出应该把拜祭黄帝上升为国家级拜祭。这对于提高民族文化自觉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建议,但文章却说,对黄帝的国家级拜祭只能在河南新郑黄帝故里,这很令人诧异。
知行合一

新郑“黄帝故里”是否“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而新郑市政府网站却把作为“景区”的“黄帝故里”,称作200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依据何在?试问:“黄帝故里景区”是“古建筑”吗?建成仅不到十年的“景区”……
苏宇

我们为什么要祭祀黄帝陵?

苏宇表示,黄帝祭祀传承着中华民族同根共祖的理念,发挥着促进民族认同和增强团结的重要作用。清明公祭黄帝陵活动是极具传统文化和精神感召力的民族盛典,表达着中华儿女对始祖的感恩和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崇尚。
刘学智

黄帝应多着眼于文化象征意义

刘学智教授等也指出现在讲黄帝应多着眼于文化象征意义,黄帝是共名,不是一时一代的,是伴随战国中晚期黄帝文化信仰和国家大一统的趋势形成的历史文化现象,应更侧重黄帝文化的价值判断,而非事实判断。
霍彦儒

兼谈黄帝祭祀“拜庙不拜陵”

黄帝既有庙祭,也有陵祭。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陵祭愈来愈受到朝廷的重视,并非是许嘉璐先生所说:“历代对黄帝对先祖是‘拜庙不拜陵’。特别是进入周代以后,先祖拜祭都是在宗庙中进行。”
方令子

反驳许嘉璐关于升格黄帝故里拜祖大典的建议

如果“把拜祭黄帝上升为国家祭祀”作为三段论的大前提,将“黄帝陵是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作为小前提,那么,结论必然只有一个,就是于黄陵县祭黄帝陵为“国家级拜祭黄帝”的唯一形式。
刘和明

不可理解 许嘉璐会长的国家级祭拜“拜庙不拜陵”

可偏就有人惘顾史实,把早在公元前422年就已经开始见诸中国历史文献,从唐代就开始形成的祭祀黄帝国家制度,一至到现在的“国家领导人”亲赴“黄帝陵”祭祖事实与传统,突然间想换个地方去搞,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霍彦儒

对建议把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升格为“国祭”的质疑

由以上简述可以看出,黄帝既有庙祭,也有陵祭。而且随着历史的发展,陵祭愈来愈受到朝廷的重视,并非是许先生所说:“历代对黄帝对先祖是‘拜庙不拜陵’。 特别是进入周代以后,先祖拜祭都是在宗庙中进行。”
王延雄

尊重历史 着眼现实 坚持共识

2015年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西视察时指出:“黄帝陵是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习总书记的这一论断既延续了中央历届领导人对黄帝陵的基本看法,又对黄帝陵作出新的定位,是对中华文明精神标识的顶层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