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驳许嘉璐关于升格黄帝故里拜祖大典的建议

时间:2015-11-19 16:08:37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作者: 编辑:梁君

    许嘉璐认为“把拜祭黄帝上升为国家级拜祭”,就等于把新郑“拜祖大典”升格为囯祭,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和提法。

    其错有三。

    其一,不符合逻辑

    拜祭黄帝自古就有诸多形式,也有诸多地方在以不同形式拜祭,所谓黄帝故里的新郑拜祖典礼仅仅是这诸多地方形式之一,又是近几年才牵强举行的。而于“中华祭祀之乡”陕西省黄陵县拜祭黄帝陵,其历史之悠久,其规格之高,其规模之大、其仪式之典型与神圣,是举世公认的,普天之下任何地方任何形式的拜祭黄帝都无法与之相比拟,都不可与其同日而语。

    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许嘉璐先生,却公然抛出了一旦”把拜祭黄帝上升为国家祭祀”,就应该在新郑举行的建议,即将新郑拜祖大典升格为唯一的国家级祭祀活动。

    如果“把拜祭黄帝上升为国家祭祀”作为三段论的大前提,将“黄帝陵是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作为小前提,那么,结论必然只有一个,就是于黄陵县祭黄帝陵为“国家级拜祭黄帝”的唯一形式。

    大凡有逻辑思维能力的人怎么也不会得出如下另一结论:一旦祭祀升格,“新郑拜祖大典就自然升格为国家级拜祭黄帝”的唯一形式。

    其二,有悖于情理

    如果拜祭黄帝上升为国家级祭祀,那么,要“把新郑拜祖大典自然上升为唯一的国家祭祀”,就得首先想方设法把“中华祭祀之乡”的黄陵县祭陵大典贬低,甚至不承认祭黄帝陵是一种拜祭黄帝的行为。许嘉璐先生就是如此而为的。

    许嘉璐先生这样讲:“历代对黄帝对先祖是‘拜庙不拜陵’”。试问许先生,即是说“历代对黄帝对先祖是‘拜庙不拜陵’”成立,那么,“只拜庙不祭陵’也是否成立?如果”历代对黄帝对先祖也祭陵,也认为祭祀陵墓仍是对黄帝对祖先的一种重要拜祭形式,那有什么理由要把祭祀黄帝陵大典从拜祭黄帝大典中剔除呢?祭祀黄帝陵这种拜祭黄帝形式为什么就不能升格为“国家级祭祀呢?”

    许先生又讲:“特别是进入周代以后,先祖拜祭都是在宗庙中进行。”试问先生“拜祭”一词作何解释?祭祀陵墓算不算拜祭?如果说“祭陵”不算拜祭,而只有“拜庙”才算拜祭,那么,先生为什么又认为“拜祭”就是“祭祀”呢?先生有“拜祭黄帝上升为国家祭祀的可能性”一言。既然拜祭就是祭祀,那么,祭祀活动怎么能把祭陵排除在外呢?

    “特别是进入周代以后,先祖拜祭都是在宗庙中进行”。再问先生,“先祖拜祭都是在宗庙中进行”。不知你是怎样统计出来的,自周以后,中国无一例外地都在宗庙拜祭祖先,而没有在陵墓拜祭祖先的一例。事实果真吗?如果我没有对“拜祭”一词理解错的话,不论是在庙中祭祀的“拜庙”,还是在陵前祭祀的“祭陵”都是拜祭,拜祭决不排除祭陵之举。

    “祭如在”。对先人祭祀,就庙中祭祀与在陵前祭祀相较而言,陵前祭祀的神圣性大大高于庙中祭祀,而且其历史也远远早于庙中祭祀。“无陵祭则拜庙”,祭陵优于拜庙,这是一个不争的常识。

    据史载,秦始皇巡游天下,曾经祭祀前代帝王。他到云梦,望祀虞舜于九嶷山,因为相传虞舜死后葬于九嶷。他到会稽,会稽有大禹陵墓,于是祭祀大禹。记住,是祭陵而非拜庙。为了祭祀的严肃性,汉代开始为先代帝王维修或营建陵园。后来为了解决对历代帝王祭祀的不便问题,因为陵墓太得分散与遥远,隋代才尝试在京城设三皇五帝庙以祭祀之。唐代形成在中央以历代帝王庙为主、在地方以历代帝王陵寝为主的对历代帝王进行国家祭奠的格局。因为对”历代帝王“都由中央进行陵祭显然不现实,拜庙实在是无奈之下的变通方法罢了。所以,明洪武六年(1373年),太祖朱元璋始创在京都总立历代帝王庙。嘉靖九年(1530年),历代帝王庙由南京迁往北京,祭祀先王三十六帝。清代仍沿用此庙。当然,可选择时,还是祭陵优先。因此,时至今日,马英九还在台湾”遥祭黄帝”。为什么要“遥祭”呢?因为黄帝陵远在大陆,如果是拜庙,岂用“遥拜”吗?难道是马英九太迂腐了,还是他压根儿就不承认”拜庙不拜陵“之理呢?

    与历代帝王所不同的是,民族始祖轩辕黄帝只是一个人,有一个公认的陵墓,我们祭祀他为什么要舍祭陵而拜庙呢?正如每个人只有一个父母,古代有守灵的习俗,未见有守庙的做法。是陵有唯一性?还是庙有唯一性呢?自古有得鱼忘筌之说,岂有取椟舍珠之理?

    其三,有违于祭祀事实与历史传统

    正如许先生讲的那样,确实,”不管是帝制时代,还是共和时代,还是社会主义时代,拜祭黄帝没有终止过,拜祭黄帝有延续不断的历史传统“。试问这种”延续不断“的拜祭传统,是在黄陵县进行的,抑还是在新郑进行的?是在黄陵县”祭陵“的历史悠久、记载确凿呢,还是在新郑”拜庙“的历史悠久、记载确凿呢?

    《史记》载,汉武帝灭南越,北巡朔方,勒兵十余万骑,还,祭黄帝冢于桥山。自后在黄陵县祭黄帝陵就不绝于史了。仅黄陵县黄帝庙内就现存历代朝廷祭祀黄帝陵碑刻58块,黄陵县档案馆现存有史可考的中央级祭文 111篇。193 7年,国难当头之际,中共两党共祭黄帝陵于黄陵县,而并非去新郑拜庙。

    数千年来,在”中华文明精神标识“的黄帝陵前祭祀祖先,对于凝聚民族情感,振奋民族精神发挥了无与伦比、不可替代的伟大作用,试问谁能否认,谁敢否认?拜祭黄帝,新郑究竟始于何年?历史文献中找不到河南新郑曾经有黄帝庙的确切证据。即使退到明清民国时代,也发现不了中央政府曾到新郑设立过一个黄帝庙并举行国家祭奠。

    1984年国家文物局出版的《中国名胜大辞典》里,对新郑的名胜古迹只记载了“裴里岗遗址”与“郑韩故城”两处,所谓的黄帝故里大庙只字未见,这令一些人遗憾万分。

    所以,许先生才不得不讲:”经过多年的坚持,特别是近十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已经形成了由河南省和国台办、全国台联、中国侨联、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等携手共办的组织格局,已经具备了代表海内外华人的广泛群众基础和举办大典的良好组织架构基础“。

    相对五千年的始祖黄帝,新郑举行了一二十年的拜祖典礼,能称得上“历史传统”吗?

    即使许先生所讲成立,“历代对黄帝对先祖是‘拜庙不拜陵’“。那么,天下就只新郑今天有黄帝庙吗?黄陵县从历史到今天就没有黄帝庙吗?

    据史书记载,还远在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年),鄜坊节度使就上书朝廷,建议黄陵县轩辕黄帝陵前置庙,得到中央政府认可而建之。上世纪九十年代所修的轩辕殿与今天新郑的黄帝庙相比,哪个更庄严、更神圣呢

    如果许先生坚持认为,陵前之庙不能拜祭,那黄陵县就没得说了,因为黄陵县既有黄帝陵还有黄帝庙,而的确新郑很符合许先生”把拜祭黄帝上升为国家级拜祭“的两条标准——第一条,“拜庙不拜陵“;第二条,”有庙还必须无陵“。

    如果许先生所坚持的观点成立,那么,祭祀孔子若升格为国家祭祀,也就不能再在山东曲阜搞了,必须搬到其他地方去,因为曲阜有孔子的陵墓,而全国符合无孔陵而有孔庙标准的地方又太多了。怎么办?莫非还得搬到新郑去搞”国家级祭孔“不成?

    写到这里,我觉得皇甫谧先生如果在天有灵,如果还是一位严谨的学者,也会认为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许嘉璐先生所提否定祭陵升格,而“把黄帝故里拜祖大典升格为国家层面举办”的建议,是很不合适的,从而发出一个与许会长“不同的声音”。

    方令子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编辑: 梁君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西部网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7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65269  85257538 商务:029—85226012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