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祭拜轩辕黄帝的讨论——和许嘉璐先生的商榷

时间:2015-11-19 16:08:37 来源:公祭轩辕黄帝网 作者:闻双全 编辑:liying

  

  文| 闻双全 陕西侨易文明对话研究院研究员

    尊敬的许嘉璐先生:

    关于祭拜轩辕黄帝,在下有以下几点认为有必要和先生予以商榷,唐突先生了。

    在下闻双全,陕西关中的一介布衣,无头衔,无光环,谨在此向先生致以布衣之礼。

    先生在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和河南省政协联合主办的“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与国家文化建设”专家研讨会发言中称,“历代对黄帝对先祖是‘拜庙不拜陵’。特别是进入周代以后,先祖拜祭都是在宗庙中进行,这就解决了新郑黄帝故里拜祖和陕西黄陵拜祭的关系”。

    新郑是轩辕黄帝的故里吗? 在下认为尚需商榷,理由如下:我们还是从新石器的考古说起吧,其实近代新石器考古的核心成果应该是仰韶文化的考证和发掘,仰韶文化是黄河中游地区重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于1921年在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仰韶村被发现。仰韶文化的持续时间大约在公元前5000年至3000年,分布在整个黄河中游从今天的甘肃省到河南省之间。当前在中国已发现上千处仰韶文化的遗址,其中以陕西省为最多,共计2040处,占全国的仰韶文化遗址数量的40%,是仰韶文化的中心。

    仰韶文化的主标志是什么?遗憾的是,近一个世纪的仰韶文化的考证和发掘,对此并没有考证清楚,或者说是马虎了、失误了,甚或说是疏忽了,什么主标志呢?就是仰韶文化遗址不可或缺的灰坑,灰坑是干什么的,专家们至今对其概念是模糊的,这就必然导致了的对中华民族上古仰韶文化历史时段社会生活形态破译的模糊。

    本人对此有专门的考证文章,在此略述概要:上古灰坑是什么?是当时部落的公共爨灶,有仰韶文化上古遗址,必有上古公共爨灶(灰坑),有上古公共爨灶(灰坑),必有夹砂陶残片和红陶残片。其实问题非常简单,上古在灰坑内使用的夹砂陶陶器是非常容易坏的,是无法单一使用的,所以我们的祖先是把夹砂陶罐和红陶缶配套使用的,红陶缶套在夹砂陶罐内,夹砂陶罐坏了,红陶缶和其内的食物是可以完整提出来食享的。当然,它的配套物件和遗留还有支石、鹿角勾、陶环和木碳粒等。

    仰韶文化的考证解决了仰韶文化的中心在那里的问题,上古灰坑的破译解决了仰韶文化的中心为什么在那里的问题。仰韶文化的中心在那里?在陕西省,进一步说,在陕西省的渭北台塬,为什么会在陕西省的渭北台塬,是陕西省的渭北台塬独特的地理自然条件。

    仰韶文化历史时期已经进入到农耕文明的历史阶段,新石器的农耕,首先是土壤的宜耕,渭北台塬的黄砂土最宜耕,这在今天,都可以用实践来证明的。

    另外,做公共爨灶,也就是在地面挖灰坑,渭北台塬的黄砂土是最宜挖的。

    所以,宜耕、宜挖的原因,也就自然的有了陕西省渭北台塬密密麻麻的灰坑,有了陕西省渭北台塬密密麻麻的灰坑,其当时的社会形态必然是密密麻麻的人群繁衍生息,陕西省渭北台塬上古有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繁衍生息,也就必然有了该密密麻麻的人群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该时代的领导者和优秀人才。

    现在必然产生的疑问是,上古灰坑的破译和轩辕黄帝的出生地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关系非常大。

    必须肯定,仰韶文化是轩辕黄帝时期的历史前继承,也就是说,轩辕黄帝时期是仰韶文化时期的继承。其实司马迁在《史记》中也是这样明确的,轩辕黄帝继承神农氏。这和现在考古工作在时间段方面的考证也是吻合的。

    当提及神农氏,轩辕黄帝之前的仰韶文化时期的生活生产过程竟然在《诗经》上有记叙。《诗经﹒生民》“释之叟叟,烝之浮浮。”,其中“释之叟叟”就是记叙在灰坑旁迅速而熟练的将套装的夹砂陶罐放进灰坑里,“烝之浮浮”就是套装的夹砂陶罐在灰坑里蒸烧的情景。当然,通读全诗就更清楚了。

    其实不仅《诗经》上有轩辕黄帝之前的仰韶文化时期的生活生产过程的记叙,《易经》上同样有同样内容的记叙,如《易经﹒鼎卦》就是对公共爨灶做饭内容的完整记叙。特别是其中“方雨,亏悔”,就肯定了做饭场地是在露天,必须防雨,雨熄灭了灰坑的火肯定是又亏又悔的。

    如果这样解读《诗经》、《易经》的相关内容正确,则轩辕黄帝“人文初祖”的桂冠,就要由轩辕黄帝的头上卸下来前移到神农氏和伏羲氏的头上了。

    在此结论的基础考证中华民族的最初襁褓期核心区域就非常的直观了,她和仰韶文化的核心区域是吻合的。

    当中华民族的最初襁褓期核心区域也就是仰韶文化的核心区域确定后,中华民族由最初襁褓期核心区域向外环波状的延扩现象通过仰韶文化的发掘考证成果同样也非常直观了。

    讨论到这里,还轩辕黄帝于神圣的条件也就具备和成熟了。

    传统的观点认为:轩辕黄帝为古华夏部落联盟首领,中国远古时代华夏民族的共主。五帝之首。被尊为中华“人文初祖”。据说他是少典与附宝之子,本姓公孙,后改姬姓,故称姬轩辕。居轩辕之丘,号轩辕氏,建都于有熊,亦称有熊氏。也有人称之为“帝鸿氏”。史载黄帝因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黄帝以统一华夏部落与征服东夷、九黎族而统一中华的伟绩载入史册。黄帝在位期间,播百谷草木,大力发展生产,始制衣冠、建舟车、制音律、创医学等.

    当我们通过对仰韶文化灰坑作用的破译同时又把中华民族历史典籍《诗经》、《易经》中的相关内容予以破译的时候,轩辕黄帝不仅失去了中华“人文初祖”的桂冠,而且黄帝在位期间,播百谷草木,大力发展生产,始制衣冠、建舟车、制音律、创医学等功绩也上移到了仰韶文化时期。

    但是,中华民族却对轩辕黄帝念念不忘,甚至司马迁西至崆峒,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为什么?在这里要告诉先生的是,这一疑问在下考证清楚了。

    轩辕黄帝有一个全民族称颂的功绩,荆山铸鼎。一提到轩辕黄帝荆山铸鼎,人们马上印象中就会产生庞大的、金光闪闪的四足四方的祭祀铜鼎。轩辕黄帝是在荆山铸了如此铜鼎吗?根据同时期的生产力水平分析和同时期遗迹、遗物考证,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而且如果轩辕黄帝在当时确实在荆山铸了庞大的祭祀之鼎的话,肯定劳民伤财,肯定得不到中华民族的千古称颂。

    在下通过同时期遗迹、遗物考证认为,轩辕黄帝在荆山试制成功了可以单独的、反复多次使用的炊锅。也就是我们五千年沿用至今的砂锅。

    一定不要小觑这一试制成功,也就是这一试制成功,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仰韶文化历史结束了。社会生产力大大解放了。以陕西省的渭北台塬为核心的中华民族原始族群向外扩展的桎梏被彻底融消了。猛烈的向外扩展亦迅疾的展开了。

    我们还得回过头说两点,一点是,在仰韶文化历史时期也就是灰坑时期一个单独的个人和家庭是无法独立出走的,另一点一个族群如果要迁徙,其新的居住地必须要具备可挖筑公共爨灶也就是灰坑的地理条件。

    所以,轩辕黄帝在荆山试制成功了可以单独的、反复多次使用的炊锅是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的。中华民族便爆发型的迅疾扩展覆盖天下九州。

    当然,先进的生产、生活技术也必然的成为了中华民族臣服四夷的利器。其结果,中国、中华的概念便产生了,雍容华贵的概念也便产生了。

    既然轩辕黄帝之前的仰韶文化时期的生活生产过程在《诗经》、《易经》中有记叙,那么其后的五帝时期生活生产过程上古典籍有没有记叙,同样是有的:在《尚书﹒尧典》中,“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就是五帝时期中华民族臣服四夷的记叙,其中“黎民于变时雍”,理解为黎民于变式雍,才是正确的,式在这里应该理解为模仿、学习和式样的意思,就是黎民们把生产生活方式改变为雍州的先进的生产生活方式。其它的解释是既不通顺,又不和情理的。

    在《尚书﹒益稷》中“予乘四载,随山刊木,暨益奏庶鲜食。予决九川,距四海,浚畎浍距川;暨稷播,奏庶艰食鲜食。懋迁有无,化居”“ 奏庶鲜食”应该是指导帮助蛮夷黎庶怎么做熟食了。

    在《尚书﹒禹贡》中,大禹考证了土地的类别,其中:

    冀州:“厥土惟白壤,厥赋惟上上错,厥田惟中中”;

    兖州。“厥田惟中下”;

    青州。“厥土白坟,海滨广斥。厥田惟上下”;

    徐州。“厥土赤埴坟,草木渐包。厥田惟上中”;

    扬州。“厥土惟涂泥。厥田唯下下”;

    荆州。“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中”;

    豫州。“厥土惟壤,下土坟垆。厥田惟中上”;

    梁州。“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

    雍州。“厥土惟黄壤,厥田惟上上”;

    一比较就知道,雍州的田最好,“厥土惟黄壤,厥田惟上上”, 豫州。“厥土惟壤,下土坟垆。厥田惟中上”,比雍州低三等。

    不仅于此,《尚书﹒禹贡》还明确了九州贡品的最后汇聚地,“会于渭汭”。渭汭是泾河入渭河的三岔口,更令人惊叹的是,入选“2008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并位居榜首的杨官寨遗址就在渭汭,而“杨官寨遗址西门两侧的环壕中,考古队还发现了大量层层叠叠堆放的陶器、石球、陶刀等。每一层的器物群都不一样,有的盆多,有的罐多”,九州贡品的最后汇聚地的特点出现了。

    好了,在下要表示或者说要商榷的意见先生应该大致清楚了,我们还是再回到“新郑黄帝故里”这一命题中来,“新郑黄帝故里”不仅应该要有遗址遗迹,而且还应该要有上继承的遗址遗迹,不仅应该要有上继承的遗址遗迹,而且还要有正史记叙的考证,我所谓的正史记叙也就是我对先生列示的《诗经》、《易经》和《尚书》等等。疑古派们否定了《尚书》中夏以前的内容,但是他不可能否定《诗经》、《易经》关于上古记叙的内容,比如我前面罗列的相关内容以及非常重要的“民之初生,自土沮漆”等等,现在“新郑黄帝故里”与此如何对接?当然,先生会列具黄帝问道具茨山,那最早的记叙是战国庄周,可是庄周也记叙了黄帝访道崆峒山,另外还有黄帝和岐伯、雷公问医,这可是遗留有《黄帝内经》的。

    至此,我们不得不上溯到轩辕黄帝时期的中原,那里是明明显显的黄泛区呀,一个庞大辉煌的宋汴梁古都,仅仅千年而已,就默默的沉睡在了数十米深的足下,何况轩辕黄帝五千年,翻开汉、唐、明清等稳定王朝的历史,那朝没有和黄泛、黄患搏击的记载?当然,中原也有台塬和山脉,这些台塬和山脉也具备先民居住的条件,也有上古先民居住的遗迹,但是,肯定的说,它只是星星点点的,是没有大范围先民居住的条件的,这也和现在的考古结果是吻合的。若轩辕黄帝在新郑立国,平定四方,其军队人员必须要有一定规模,其军队人员的一定规模也必须要有一定规模数量的地方居民的支撑。新郑具备如此条件吗?遗迹考证能足于证明吗?

    讨论至此,在下的直率尚望先生谅解,在下不能不在此讨论一件不可回避的,也可以说是前车之鉴的事。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二里头作为夏都,被炒的纷纷扬扬,当时无人当面直击,结果陕西省神木县石峁遗址的被发现,立马使二里头夏都的结论陷入尴尬。

    在这里我要进一步明确,二里头是夏都的结论是错误的,是不能成立的。

    郑州商城遗址时间上排二里头遗址之后,神木县石峁遗址时间上排二里头遗址之前,两座城均体现王城的风范,而且两座城的考证使上古王城的规制进一步明晰,两座王城前后一夹,二里头遗址便必然回到了侏儒群里。何况郑州商城遗址和神木县石峁遗址只是诸侯王城而不是国都皇城。听说主持二里头遗址的首席专家李学勤先生也是主张在“新郑黄帝故里”做国祭的,我总感觉李先生有为二里头遗址成果结论遮羞的私隐。其实是用不着的。

    以上便是我和先生就祭拜轩辕黄帝而商榷要说的部分话,先生尊居庙堂,在下贱苟草野,委实未秉笔而心悸,诚惶诚恐,颤兢兢不知所云。但是,同系炎黄子孙,在下与先生又是平等的,既然有了如此考证,如此观点和看法,又有了如此证据,若私匿沉默,那肯定是对轩辕黄帝,对中华民族列祖列宗的大不敬了,流淌在体内的炎黄血脉又使在下贲张振奋了起来,还轩辕黄帝于神圣,——舍在下其谁?

    于是以上商榷之言便脱口而出了,尚希先生见谅为祷,见谅为祷。

    同时我的关于上古灰坑考证的论文也一并附后呈先生,以免语焉不详云。

    再致,布衣之礼。

    陕西关中 闻双全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来源:公祭轩辕黄帝网  编辑: liying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西部网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7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65269  85257538 商务:029—85226012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